400-685-0732 电话咨询送免费SEO优化诊断
关注专业seo外包公司
SEO创新会
文军营销 中国靠谱的大数据营销公司

微博寻子-由微博所引发的大救援

首页  >   网络营销  > 社媒动态  >  微博寻子-由微博所引发的大救援

一场由微博所引发的社会大救援行动在互联网上展开了,结果让很多人欣慰,被拐卖的儿童奇迹般找回了。

在微博上能整合公安、司法、媒体和民间志愿者资源,共同解决拐卖儿童问题。对此,公安部相关官员也给予了充分肯定。

2月8日傍晚,江苏邳州市迎来了入冬以来的场大雪,寻子三年的湖北人彭高峰头顶大雪来到邳州。三年,终于可以见到丢失的儿子乐乐。彭高峰被领进邳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一间会议室里,儿子乐乐此时已被民警接进当地一家宾馆。

9日晚10点,彭高峰发微博宣布: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是我们家彭文乐,是我彭高峰的儿子彭文乐。

2月9日,农历大年初七,彭高峰在酒店一边给自己的儿子乐乐洗澡,想起三年来的寻子经历,止不住一边流泪。乐乐问“俺爸你怎么了”。彭高峰再也忍不住,抱了孩子5分钟。

彭高峰在微博里说自己“百感交集”:三年以来,这是与儿子独处的第。彭高峰说自己有些紧张,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腿,问自己:是真的吗?

三年寻子

2008年3月25日晚7点,在深圳以开公话超市营生的湖北人彭高峰与妻子带着儿子彭文乐在深圳市公明镇合水口村愉和购物广场玩耍。当晚彭文乐丢失。第二天,经有类似经历同乡孙海洋的提醒,彭高峰查看了当时的视频录像。

视频录像令彭高峰震惊。录像显示,一个陌生男子强行抱着挣扎的乐乐,在闹市之中急行。中间乐乐曾掉在地上,又被这名男子抱起,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旁边车来人往,却无人注意有人正强行抱抢幼童。

彭高峰随后将上述录像提交给深圳公安,但案件久无突破。寻子不得的彭高峰随后将自己的公话超市改成“悬赏十万寻儿子店”。希望吸引过往行人的注意,帮助自己寻找儿子彭文乐。

2月8日,在邳州接受媒体采访的彭高峰回忆:三年来为了找儿子,自己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初的前两年,那怕一点点信息,都去核实。听说哪个地方有个孩子长得像乐乐在乞讨,会去蹲守很多天。

过去三年,他参加了三次寻亲大会。几年下来,不算富裕的家庭,几乎花完了所有的积蓄,店(公话超市)也开不下去了。

开公话超市时,彭高峰手上有七八万元积蓄,年花完了。彭高峰回忆说:“一份寻人启事要一块钱,防水的那种,保持时间可以长一点,我一次性印了3万张,大街小巷都贴上去。后来,找我哥他们借钱。再后来,实在支撑不下去了。”

2010年5月1日,彭高峰第二个孩子出生,没有力量继续寻找,找哥哥借钱在深圳开了一个网吧。开网吧的目的是通过网络寻找孩子,边开网吧边在网络发布信息,各大门户网站都发。

互联网帮了彭高峰的忙。彭高峰回忆说:“三年来,现在网络发达,信息发布也快,网络上的数据库能保留很久,我一直发帖,写博客,发布信息。”

2008年7月,彭高峰认识了《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2月11日,邓飞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忆:2008年7月他们因一起去解救两名被拐儿童而认识。因为瓮安事件,彭高峰给邓飞及另一名记者当司机,双方成为好朋友。2010年9月,邓飞用微博直播宜黄事件,觉得可以通过微博帮助彭高峰寻子,逢年过节转发乐乐的照片,寻找微博网友帮忙。

2月1日(年二十九)有人打电话给彭高峰,告之彭文乐的线索。“当时很麻木,以前隔三差五有这么些电话,所以没太在意。”彭高峰回忆说。2日下午2点,举报者传了一张照片。彭高峰说他“也没有很激动,看着像我的小孩,但需要甄别真假,怕是PS的”。

专业人士鉴定说照片PS的可能性很小,彭高峰当时有点激动了,立即跟深圳当地派出所打了电话,所长大年三十赶到他家里,预定当天出发,由于春运,订到初四的票。

2月8日晚,彭高峰在宾馆见到了念叨了三年的儿子。10日晚,彭家父子从南京搭机赶回深圳,乐乐见到了分别三年的母亲及从未见面的弟弟,一家四口终于团聚了。

微博打拐

能找到乐乐,多亏微博帮忙。彭高峰于2010年9月30日成为一名微博客,他发的条微博内容是“飞哥”,目的是跟邓飞打招呼。寻子事件引起众多网友关注。截至2月11日,彭高峰的微博有粉丝22539人,共发了30条微博,关注了24人。多数微博文的转发与评论都在100条以上。

找到儿子的当晚,彭高峰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博文:“请广大的网友帮我转贴,寻找我的生死兄弟孙海洋的儿子孙卓。2007年10月9日在深圳白石洲被一人贩子诱骗走,监视录像清晰记录了人贩子做案的全过程。”

2007年10月,湖北人孙海洋在深圳开了一家包子铺。开张的第七天,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孩子不见了。他卖了老家的房子,开出20万的赏金,告示贴遍深圳的大街小巷。孙海洋从超市获得人贩子体貌,将人贩子的照片贴在告示上。照片交给警方之后,案子却一直没有下落。孙卓的爷爷奶奶得知消息后,一度寻死轻生。

无奈的孙海洋夫妇将包子铺改名为“悬赏二十万寻儿子店”,希望来往的路人能够提供帮助。

截至2月11日16点,彭高峰的这条微博被转发25560次,评论3217次,评论者包括演员王刚这样的名人微博主,以及人民网这样的媒体微博主。

除了彭高峰外,邓飞也加入了微博打拐者的队伍。邓飞的微博说:“2011年,和儿童拐卖打一仗。在微博上整合公安媒体和民间志愿者资源,合力围歼人贩子,让我们并肩,我们赢。”

截至11日,邓飞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为105910人。11日,正在杭州的邓飞在电话中对本报记者说,微博能把司法、公安、媒体、扶贫的力量聚合起来,共同解决拐骗儿童的问题。

除了邓飞,社科院教授于建嵘于1月25日开通“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微博,倡导以微博之力解救全国乞讨儿童。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人则于2月2日倡议通过微博解救乞讨儿童,号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府部门、媒体工作者、企事业单位、明星达人、意见及每个网友都行动起来,引起全民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韩红同时也在微博上发起倡议,并将在两会提交“严厉打击和惩罚拐卖儿童案”的提案,全国政协委员濮存昕也对此提案非常重视,一直在打拐路上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通过微博鼓励拯救乞讨儿童活动,解答网友问题并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解释。陈士渠在微博上发言说: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颁布通告,限令实施或者参与拐卖妇女儿童、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聚众阻碍解救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犯罪人员,自2011年1月1日通告发布之日起三个月之内到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投案自首。

越来越多的地方公安机关加入微博打拐,包括常州、梅州、北京、哈尔滨、太原、肇庆、安徽等地的公安部门等都纷纷开博,加大打击力度。

截至发稿,除了彭文乐之外,还有一个山西儿童李少彤在河南获救。

壹基金助力

截至发稿,新浪微博“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粉丝已达到208315人,发布微博2875篇。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维护人“色色猴”告诉记者,除了普通微博客外,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地方公安、政协代表、人大代表、明星、媒体记者与“色色猴”联系,主动要求上述消息"at"他们,以便他们转发。

“色色猴”说自己与于建嵘住得近,听说此事后志愿加入微博打拐行动。他还物色招聘了两名志愿者,和他一起负责春节期间“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微博的维护。三个志愿者轮流值班,每个人值两天班。

“色色猴”告诉记者,“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每天都要发布100条以上的微博,每条微博包括小孩的照片、拍摄时间与地点,信息量很大。通过照片发现,为了方便行乞,一些儿童被故意致残,衣不蔽体,十分可怜。

“色色猴”说:“我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我们希望时间把(乞讨儿童)信息发布出去,让媒体,各地警方行动起来。”

“色色猴”告诉记者,志愿者不领工资,只领部分生活补助。但即使只发个人生活补助,个人也不能长期承担。

于建嵘透露,“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将由“壹基金”托管,这样便可以彻底解决博客的维护资金问题。于建嵘没有透露双方签约期限,仅表示“双方正在紧密接触过程中”。

除了于建嵘的微博,新浪于2月10日开通了新浪微博“儿童救助寻子平台”,这个平台刚刚开通,随手拍照需要解救的乞讨儿童的照片超过5000张,义工团队已经达到30个,合作媒体达到52家,合作地方公安机关达12家。

邓飞说:作为记者,作为个人,我们的力量有限,通过微博,一个人的战斗变成了整个社会系统的战斗,真的是团结力量大。邓飞评价,微博让每个人成为自媒体,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扩音器,能把人性中的真、善、美放大。

邓飞曾用QQ打拐。“QQ是1对1,或者1:500,速度,效率都受到限制。”邓飞说,“微博则不同,只需要2分钟的时间,全都会知道你要发布的消息。而且你可以将有影响力的人作为消息传递的载体,比如谈论房地的问题可以at潘石屹,谈论网络媒体可以at新浪的陈彤。对于打拐而言,它是目前便捷的收集犯罪线索的工具。”

微博所带来的震撼不单单如此,它更能让一个企业瞬间让成千上万的用户知道,更可以让企业服务无需任何通讯工具便可传达到用户面前。
 

copyright@2015 上海文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34044号-8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