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85-0732 电话咨询定制营销方案
关注专业seo外包公司
SEO创新会
文军营销
大数据驱动  让营销不走弯路
首页  >   网络营销  > 市场观察  >  简述微博网络舆情的操作

简述微博网络舆情的操作

SNS,专指社交网络服务,包括了社交软件和社交网站。也指社交现有已成熟普及的信息载体,如短信SMS服务。SNS的另一种常用解释:全称Social Networking Site,即“社交网站”或“社交网”。SNS也指Social Network Software,社交网络软件,是一个采用分布式技术,通俗地说是采用P2P(Peer to Peer)技术,构建的下一代基于个人的网络基础软件。
现在的QQ、微信、新浪微博、LFT、天涯社区、宽带山、百度贴吧等平台,均属于在我国流行的SNS平台。
每一个SNS平台都有其独特的氛围和受众群体,一些社交平台很明显的不会刻意追随网络舆论。这些平台一般类似于《美国国家地理》,本身不具备新闻时效性、传播性等特征。
今天就以更具有新闻性的相当推特脸书的中国版,新浪微博的网络舆情为例,来详细分析下如何操纵舆情。

一、先撩拨民意的基本稳赢

盘点下这几年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热点及其背后的真相:“教科书式老赖”的背后是横穿6个机动车道导致车祸的“次要责任”,“江歌案”真正应当被追责的是杀人犯,“保姆纵火案”真正应当被追责的是保姆。
然而在微博上,老赖的受害者是个全然无辜的人,江歌案应该负责的是刘鑫,保姆纵火应该负责的是绿城。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被包装好的“真相”在道德和法律之前引领了人们的正义感。
一旦激发了正义感,人们会不自觉的把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都归类到邪恶,并且把所有不支持自己的列为邪恶。哪怕之后发现自己所认知的真相是有谬误的,同样也会在“一腔热血”等心理学现象之下继往开来的继续高喊口号。
对这方面的心理学现象有兴趣的可以参考《乌合之众》,在下一条中详细说。

二、群体不一定需要真相

古斯塔夫·勒庞的《乌合之众》有个副标题“大众心理研究”,它研究的包括这样的两个方面:一是个人在群体中的表现,即个体心理在群体中的变化;二是群体本身所具有的特征,即群体心理的特点。书中对第一个方面概括如下:“有意识人格的消失,无意识人格的得势,思想和感情因暗示和相互传染作用而转向一个共同的方向,以及立刻把暗示的观念转化为行动的倾向,是组成群体的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主要特点。”(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57页)
对于第二个方面,勒庞的结论是:“群体在智力上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但是从感情及其激起的行动这个角度看,群体可以比个人表现得更好或更差,这全看环境如何。”(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58页)具体地讲,就是说群体往往表现出极端、暴戾、毫无理性;而同时群体又会具有伟大的牺牲精神和英雄主义气概,连勒庞本人也承认“正是这种英雄主义创造了历史。”(同上,第58页)
所以,勒庞所指的群体,是个体为着一定行动的目的而聚集起来的人群(见《乌合之众》前言)。
在这种状态下,并不使用真相,只提供有利于激发群体的一切需求,都能相应的引导群体。
具体到上面那几个实际的热点,方法如下:
“教科书式老赖”:隐瞒违反交通法规的问题,把受害者塑造成全然无辜的圣人,同时把自身塑造成另一个圣人——为了父亲放弃了自己人生的儿子。隐瞒对方已经交付的罚款,删选对方的语音对话,用不切实际的传言把对方推上风口浪尖。当事情闹大,甚至没有一个媒体敢现在出来公正的说清楚他父亲的违章驾驶情况。
“江歌案”:塑造圣人一般的受害者和圣人一般的遗族们,隐瞒刘鑫实际参与报警,在对话中表示愿意赡养江母等情况,单方面的传播不利于刘鑫的言论,以至于在庭审中杀人犯同样把锅扣给了另一个被威胁的受害者。
“保姆纵火案”:塑造完美受害者一家,为了某些目的把矛头纯粹的指向消防和物业,纵火犯本人同样向这两方面甩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