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85-0732 电话咨询送星巴克礼品
关注专业seo外包公司
SEO创新会
文军营销 中国靠谱的数字营销公司

如果魏则西是个美国小伙,用的是谷歌搜索,他会经历什么?

首页  >   网站优化  > SEO创新会  >  如果魏则西是个美国小伙,用的是谷歌搜索,他会经历什么?
青年魏则西因患癌症误信百度上的广告导致去世一事牵动了无数的关注。
魏则西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学生,2014年,大二时的魏则西被发现患有晚期滑膜肉瘤。
在采取各种化疗、放疗的方法后,魏则西家庭通过百度推荐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肿瘤生物中心(为莆田系医院承包的科室)尝试所谓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即DC -CIK疗法),在付出大量医药费(超过人民币20万)和时间后,仍然没有效果,2016年4月12日,因病身亡。
魏则西去世前在知乎网上发文,对“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一提问作出回答,他在回答中质疑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及相关医生存在欺骗,包括其宣称与斯坦福大学合作研发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即树突细胞-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疗法),在美国只是实验研究中的疗法,而2015年后已不再进行临床实验;而百度也通过竞价排名而从中获利。
试想如果同样一位21岁的美国年轻人,在得了和魏则西一模一样的病后,他可能会经历些什么?
假设这位不幸的年轻人名叫Mike,或许像很多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在网络时代,Mike会上网搜索自己的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或许会打开谷歌搜索,在搜索框中输入“synovial sarcoma”(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的英文名称),随后谷歌在0.4秒的时间内搜索出了32.2万个结果。
首先排在前面的是维基百的内容,介绍了该病症的基本信息,接下来是关于该病症的一个专门的由一群医生自发建立的网站,用于交流对付该病症的研究治疗手段和最新进展。与此同时,让我们再来看看百度的搜索结果(因为百度移除了滑膜肉瘤关键词下的所有广告,所以我们随便换个“慢性滑膜炎”,对,百度就是这么懒。)
全!是!广!告!经邦股权咨询在了解完该病症的初步信息后,Mike或许希望知道如何进行治疗,于是他又进行了关键字“synovial sarcoma treatment”(滑膜肉瘤治疗)的搜索。
这一次,谷歌用了0.48秒呈现出20.6万个结果,除了第一条的广告外,主要呈现的信息是该病症的主要治疗手段是手术切除,化疗作为建议但并不推荐,在这些治疗手段中,并没有提到魏则西所经历的DC CIK免疫疗法。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搜索结果均来自于权威的医疗网站。注意域名后缀便能发现,大多网站是以.gov、.org为结尾的。经邦股权咨询我们再来看看百度的搜索结果
还!是!广!告!(当然,并不是说广告中的这些医院就一定不好)另外,百度移除了“滑膜肉瘤”关键词下的广告,但是没有移除“滑膜肉瘤治疗”下的广告…也真是蠢爆了…如果Mike碰巧也听说过DC CIK免疫疗法,并且也想深入了解,那么他或许会进一步搜索“synovial sarcoma DC immunotherapy and CIK immune treatment”(滑膜肉瘤DC免疫疗法和CIK免疫疗法)。
这一次谷歌用时0.53秒,但仅给出了7520个结果,排在最前面的是三篇学术文章,引用数分别为5次、3次和29次,其中一篇文章提到:免疫治疗是最有前景的治疗方法之一,尽管过去的尝试并没有发生重大进展,但近年来的临床试验已经显露出一些积极的迹象,但这篇论文最终强调“要由临床试验结果转向大规模临床应用”仍然需要精密设计、涉及多机构的临床试验以及不断的实验室研究来探索针对不同个体的治疗效果。“这篇措辞严谨的论文发表于2011年,大致意思就是说免疫疗法还没有到大规模临床治疗应用的阶段。还是再来看一眼百度吧…
由于魏则西事件被大量媒体报道,搜索“滑膜肉瘤DC免疫疗法和CIK免疫疗法”的关键词前面的结果已经被新闻代替。但是仍然有一条漏网之鱼…在获得了上述基本信息后,如果这位Mike和魏则西一样谨慎的话(魏则西在其知乎文章中曾写道,“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说明他对于信息相对谨慎,并不容易亲信),他或许还会搜索“cancer treatment scam“(”癌症治疗欺诈“)这样的关键字。
谷歌用时0.37秒给出了83万个结果,第一个结果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美国的消费者保护机构)的关于”癌症治疗欺诈“的专门页面,其中建议消费者首先应咨询自己的医生并提醒患者诈骗者擅长利用患者急切希望找到治疗办法的心理,从而让患者更容易上当受骗,此外该网站还给出了一些如何辨别虚假信息的方法,包括将治疗效果吹的神乎其神,治疗无效退款承诺、”重大医疗科学突破“等。关于类似这样如何避免遭遇“癌症治疗欺诈“内容的网站还有很多,其中一个网站还给出了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官方给出的虚假癌症治疗的链接,该链接中共有187种被FDA列入黑名单的虚假癌症治疗相关药物以及和它们相关的医疗机构和公司名单。值得注意的是,以上搜索结果页面中,没有(或仅有一条)出现任何相关的广告内容,主要是医疗学术文章或者相关信息和新闻内容等。
你可能要问了,既然谷歌90%的收入来自于广告竞价排名,那么为什么“synovial sarcoma”搜索结果里的广告这么少呢?
其实,谷歌曾经也因为医疗广告而被狠狠地惩罚过。2011年,美国司法部因谷歌没有及时对一家加拿大的医药公司广告进行适当处理而对其起诉。此案最终以谷歌支付5亿美元的罚金告终。在此之后,谷歌便加大了对医疗保健类广告的检测审查力度。仅2015年,谷歌共去除了7.8亿条违反其广告政策的广告。其中有超过1250万和药品相关的广告被谷歌禁止或清除,这些药通常是未经许可或可能对用户产生误导的。2014年,相关被处理的药品广告约为960万。为了更有效的审查广告内容,谷歌甚至组建了一个1000人的广告审查部门。
“刚开始做这个新业务时,其实感觉很郁闷,” 谷歌广告审查部门的工程师说,“因为其他广告部门做的都是挣钱的事,而我们做的是‘亏钱’的事。”他所谓的“亏钱”,指的是由于过滤掉大量的不符合谷歌广告政策的广告而少收的广告费。这些过滤掉的信息包括医疗、赌博、色情等。谷歌之所以一直在积极推动广告审核、过滤,不仅是因为美国的法律监管严格,一旦犯错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还因为公司内部也认为这是正确的事。“当企业已经足够大时,就需要更多地考虑到社会效益而不仅仅是经济效益。”
这位工程师说。也许Mike的命运也会像魏则西那样,现代的医疗手段最终也无法挽回他的生命,但作为同样身处当今高度发达的网络时代中的地球两端的年轻人,他们的体验却又是如此的不一样,这或许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问题。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为了给谷歌歌功颂德,但是无论百度还是相关监管部门,是时候好好的反思一下了。
copyright@2015 上海文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34044号-8 网站地图